主页 > Y艺生活 >Bootleg录音 >

Bootleg录音

2020-08-13 498 ℃

月前在港大举行的卢冠廷谈电影音乐座谈会中,在答问环节时,有人问到在那里可以买到卢冠廷的bootleg录音,大家都被问得有点措手不及。不少年轻一辈根本不知道bootleg是甚幺,而如我的一辈人又不肯定何以会向歌手查询他们的bootleg之事,因为bootleg其实是不合法的录音,并不是歌手/乐队知情之下出版的,更不会是歌手/乐队的所属唱片公司合法印製。Bootleg其实是盗版!

盗版跟翻版是完全不同,翻版是依原产品複製,例如当年的黑胶唱片,歌曲内容和次序,以至封套包装,当然有时会简化一点,如双封套变成单封套,以节省成本。但盗版却是无中生有,自己製造一件市场上没有的产品,当年最普遍的,就是演唱会的录音,大部分以此为主。当时,录製现场演唱会是有相当难度,技术和器材等都略有不及,音质比在录音室的製作逊色,而且现场演出还有机会岀错,因此,即使歌手/乐队愿意推出演唱会录音,也会精挑细选不同场次和年份的录音,甚至会在录音室内加工整理,务求尽善尽美。

而盗版因为来源不明亦渠道狭窄,大部分是其中一晚的演出,他们也不可能请人来加工处理改善,甚至当中的失误和瑕疵,也原汁原味奉上,却因此而大受乐迷欢迎,尤其是遇上有特别嘉宾客串演岀时,更弥足珍贵。自己便曾拥有一张早年U2在都柏林的演唱会bootleg,当晚美国歌手Bruce Springsteen在座,被请上台和乐队合奏一曲他自己的作品《My Hometown》,除了当晚在场的观众之外,其他人只能透过这样的盗版录音才能听到。亦因此,有些盗版录音唱片可以叫价甚高,尤其是这种唱片不会大量印製。

乐手和唱片公司都不会参与製作,基本上不会有记录和资料,因此向他们查訉这些盗版录音,绝对错重点。当年情况普遍的时候,亦不可能在有规模卖正版的音乐零售店购买,因为那始终是不合法的。外国的经验是,在一些音乐杂誌上,都有分类广告,当中不少这类销售活动(某些有规模的甚至刊登四分一版的广告),大家依地址寄上回邮信封,他们会寄来一份目录catalog,大家以此为根据作邮购。当年未有互联网,只能以此方法,隔山买牛。如果你不是在美国或英国,还得先买银行滙票,或者是邮滙,一来一回,随时要三两个月(如果你嫌空邮太贵,只愿付海邮的话),才会收到货品!

Bootleg音乐的历史跟流行音乐的差不多,早已发展成自己的山头,有其独特文化,有相当多的追随者。在欧美地区,有自己的杂誌刋物,碟评,让大家分享;亦有流动的展销会,每到之处,都吸引一定的拥趸捧场。mp3的档案格式兴起,互联网和分享软件的普及化,将音乐市场搅得翻天覆地,营运生态彻底改变,一轮「无皇管」的予取予携之后,市场重新受到规範,bootleg音乐市场也受到波及。其中一个原因是,音乐数码化之后,利润下降,歌手/乐队得依靠其他收入维持,如相关的商品,而演唱会便成是最大的收入来源。而演唱会既然做了,录音录影自然可以顺势推出,多赚一笔。因此今天,每个巡迴演唱会的录音,大部分都有製成品销售。Bootleg的市场自然受到影响,只好退而求其次,找一些比较冷门的录音。

但约在十年前开始,一些比较受欢迎的乐手/乐队在巡迴演唱期间,已可以将每一站的演出,印製成CD在自己网站发售,因为印製成本大幅下降,而且可以有十只order便印十只,风险成本也降低。这些已可算是正式版的bootleg(official bootleg)了,因为它们不会在商业的零售点有售,也不大算是正式岀版,但倒是可打击盗版行业,将收入拨回自己袋中。

而香港或邻近地区来说,bootleg的市场(尤其是本地乐手)似乎需求不大,很少人提及,顶多是个别人士自携录音设备进场偷录。不过,近年来,几乎所有在红磡体育馆举行过的演唱会,都有CD/DVD岀售,只是大部分是收录其中一晩的演出,如果不是你想要的一晚,那只能说句抱歉了。

后想提一提,bootleg虽然以演唱会录音佔大多数,但亦有录音室的製作,主要是乐手/乐队没有选用的作品或不同的版本。亦有乐手录好的作品却因为一些原因,最后没有出版。其中去年离世的Prince,他有一张专辑原打算在1987年圣诞节期间推出,而且没有事先张扬,唱片封套只是一个黑色封套,没有刋印歌手或专辑的名字,而歌曲很多是回应乐评对他上一张作品的批评,相当尖鋭,準备在没有人知情的前提下推出,收一个引爆的効果。但在推出之前,Prince却经历一次岀神的体验(亦有说可能是药物上脑),惊觉人是何等脆弱,突然便会离开。如果他当时便离开人世,那专辑便是他的最后专辑,在别人眼中,专辑便是他的人生之结案陈词。他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,于是要求唱片公司取消出版,并且消毁那批专辑。据说,有五十万张黑胶碟,便如此消失无蹤。问题是,唱片公司已将百多张宣传用的专辑派给传媒,顿成抢手货,有些欧洲的电台DJ将整张专辑在节目播放,bootleg公司自然风闻而至,自己印製岀版,此后,这张名为《Black Ablum》的专辑都是盗版界的话题之作。后来在1994年,Prince为了还唱片公司的合约,终于让这张「禁碟」面世,这已是后话。

Bootleg唱碟曾经是一个音乐(特别是摇滚乐)发烧友的情有独锺,带一点神秘,购买时要懂得门路,暗语术语,带一点反叛,因为有点犯罪感的兴奋。只是跟别的事物一样,终于会走进历史。

猜你喜欢